arXiv每日论文集141篇0312更新

「今日 arXiv 论文集」是 AI 研习社论文板块推出的全新栏目,每日为你自动抓取arXiv上更新的论文并且按照不同领域分类打包成集,方便社区用户以最快的速度,最便捷的方式一件打包下载学术成果,获取知识养分。

今日更新 arXiv论文集:13个

一开始,杨雪的母亲并不同意她做志愿者,“有天吃饭时,我妈终于松口了,她知道我在做对的事情。”得到母亲的支持后,杨雪“马上把筷子一扔,拿着车钥匙就跑”。

“缓过神”的杨雪又决定志愿报送需要入院的新冠肺炎患者,让更多人能够早日找到床位、做核酸检测。目前,杨雪和车队其他志愿者共计报送了469名病患。

接送医护人员时,性格开朗的她反而变得很安静。“医生和护士真的太累了。”杨雪不忍打扰他们,只是静静地开着车到达目的地后,才说一声“加油,请安全归来”。

早中晚三次测量体温;接送前后要做全车消毒;口罩或酒精用完后不得继续服务;在距离医院500米时放下医护人员……杨雪在群里制定了严格的消毒和防护管理制度,还和队员开发了两个微信小程序,供搭车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司机上传相关证件信息。

此前,因一直待在家中,杨雪对外面的疫情发展情况并不了解,“挂完电话后手都是抖的,我不是一开始就勇敢的,是妹妹这样不断上‘疫’线的‘白衣天使’给了我勇气。”

出于安全考虑,杨雪于1月26日解散了微信群。但这个土生土长的武汉姑娘,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她没有就此放弃,而是和志愿者复盘了连日来的工作,逐一探讨解决方案。

杨雪决定再多接送些“白衣天使”,便和朋友建了一个专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武汉志愿者微信群。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

每天早上6点出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中午和下午运送物资,晚上11点后才能到家吃晚饭,睡觉前还要确定次日运送的物资数额……一个多月来,杨雪和车队志愿者都处于24小时在线状态,只要接到接送任务和搬运需求,都第一时间响应。他们将洪山区各个街道和10多家定点医院跑了个遍,“一天车程100多公里是常有的事,等疫情结束,我要睡3天3夜!”

“车队里的一位孕妈,凌晨3点给武昌医院送急需药品。事后,我问她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去医院送物资,她说想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守护这座城市。”杨雪说:“武汉是我们的家,家里出了事情,子女们都想尽一分力,陪伴我们的城市慢慢变好。而我只是千千万万子女中最平凡的一个。”

“姐,我打不到车去上班,你能不能开车送我。”睡梦中的杨雪,接到了要去武汉同济医院硚口院区工作的表妹打来的求助电话。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武汉封城后,公共交通也按下了“暂停键”。

队友的一声“加油”,过道路安检时交警的一句“辛苦了”,医护人员的一声“谢谢”以及回到家后妈妈的一句“安全回来就好,吃饭了”……在按下“暂停键”的城市中,杨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动和温暖,“我感觉被整座城市守护着,让我更勇敢地坚守志愿服务岗位。”

中日友好医院康复科主任谢欲晓

郭燕红表示,随着治愈出院患者的不断增多,为了及时对出院患者进行康复指导和健康管理,也是为了加强对出院患者的全程管理,促进他们更好地恢复健康,国家卫生健康委提出了对出院患者进行跟踪随访和健康管理的一系列要求。特别是在促进患者康复方面,我们要求区分不同的患者,包括轻症患者,更多地是要在居家或者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接受康复;针对重症患者,出院以后要由专门的康复医疗机构为他们提供很好的康复,促进他们能够更好地恢复健康。

尽管如此,仍有律师朋友提醒她:“社会组织要取得相关许可,并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才可开展活动,如果做不到源头和过程可追溯,建议取消志愿者活动。”

杨雪还和上海志愿者王迪、奥运冠军杨威共同发起“一封画信为你加油”公益活动,帮助上海、温州、苏州等多地的中小学和武汉的学校结对,让孩子们通过网络传递书信和绘画作品,让爱在城市间“流动”。导演出身的她还决定将这段志愿服务时光制作成微纪录片,“我相信未来任何时候观看,都能给我带来力量。”

谢欲晓表示,有关呼吸康复治疗是由一系列的科学有效的健康促进的方法组成,首先是要通过规范的肺功能或者全身功能的康复评估以后才能开展,所以很强调个性化的方案。它的主要内容包括心肺功能训练和有氧功能训练和力量训练以及日常功能训练,还有一部分的心理治疗的方法。针对新冠肺炎来说,呼吸康复可能会对减轻肺炎的有关症状,提高心肺活动耐力以及改善身心健康状态有利,还有利于患者逐步地恢复、参与社会活动的能力。研究表明在疾病急性期的病情稳定阶段,康复介入越早愈后越好。我们考虑到新冠肺炎是甲类管理的传染性疾病,确诊病人都是在定点医院进行救治,所以对重症和危重症的住院患者主要以挽救生命的疾病救治为主,对轻症和普通型患者在病情稳定阶段,我们越早期介入康复对愈后越是有利的。具体措施还是要看各地根据本地救治的实际来开展。

记者见面会后,武汉下起了雨,杨雪开着“小破车”又投入到车队的志愿工作中,她说:“当武汉不需要我们了,再消失于江湖。”

“她个子不高,为节省时间,每次搬运酒精等很重的物资都小步快跑,连搬十几桶25斤的消毒液不喊一声累。”车队志愿者严国贤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她还时刻为队里其他志愿者加油鼓劲。”

3月8日,在国新办举行的疫情防控一线巾帼奋斗者记者见面会上,杨雪分享了一个多月来开着“小破车”,守护“白衣天使”的志愿服务经历。她说,这段难忘的时光,点亮了她心中被恐惧掩盖的勇敢。

迈克尔·埃里克·戴森:我们生活在一个拒绝承认非裔的基本尊严和人性的国家。当我们说非裔美国人的生命重要的时候。我们不是在暗示说别人的生命不重要。我们只是说其他人群已经被承认了,但对于我们这个问题还存在。所以,当我看到发生在乔治·弗洛伊德身上的事,一个非裔美国人在乞求拿开压在他脖子上的膝盖时,那个白人,那个白人警察在他的膝盖上承载着整个社会拒绝从我们脖子上拿走的重量,一个被白人至上主义逻辑和意识形态灌输的社会的全部重量。我为这个国家哭泣!因为乔治·弗洛伊德是一个人,他今天本应该活着,没有理由因为对非裔人群的无视就这样失去生命。而这种无视似乎不仅给了美国警察力量,也在美国社会产生了影响。我们在很多很多地方都看到了这一点,不仅是乔治·弗洛伊德,在中央公园,被警察用武器威胁的观鸟者,还有在佐治亚州在街上慢跑的阿莫德·阿伯里,他就做了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在街上慢跑,就会像动物一样被追杀。所以除非这个国家解决根深蒂固的种族偏见和种族不平等问题,否则我们将再次进行这样的讨论。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此后,杨雪和69名素不相识的“凡人英雄”怀揣着“让武汉快点好起来”的愿望,组成了“守护天使”志愿服务车队,并响应团洪山区委的号召加入了青年突击队,志愿服务内容也从“专车司机”拓展到募集医疗设备、运送物资等。截至目前,车队累计接送“白衣天使”850余人次,转运物资600多吨,募集物资20余次。

但在杨雪看来,自己也被队友们鼓舞着。

杨雪的外公连续发烧9天后,于2月9日在定点隔离酒店内去世,“这件事让我心里有些害怕了。”这时,车队志愿者小花给杨雪发来了一段视频,是运输物资穿隧道时拍下的,小花在视频中喊了好几声“小雪加油”,并配文“一切都会找到出口,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