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的少年“追”回人生“爬着上学”男孩返乡支教回报社会

10年前本报报道“爬着上学”的男孩 如今返乡支教回报社会

“站起来”的少年“追”回人生

争气的熊洞,还在2019年考上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据悉,在大学期间,熊洞利用课余时间当起了志愿者,有空常去养老院与公共场所做义工,帮老人缓解疲劳,捏捏腿按按肩、打扫卫生,宣传垃圾分类,“跟同学们一起做义工,我很开心”。

术后三个月,经过康复训练、慢慢牵引,熊洞的腿伸直了,有力了,终于如愿重新站了起来,他说:“站起来那刻,觉得眼前有光芒,生活有希望。”

熊洞的收治医院——顺德和平外科医院的领导听完专家的评估意见后,研究决定冒风险也要接过爱心接力棒,一齐帮熊洞实现走着上学梦。

被支教义工所帮助,如今“站起来”的他,也成为一名支教老师,去践行自己的梦。

图为:一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在擦拭火车连接处的扶手。王刚 摄

他马不停蹄忙碌起来,找到想学习上课的孩子,开家长会,打扫整理闲置并落满灰尘的教室,7月18日正式开课。每天七个小时授课,听取孩子们的学习意愿,他的这些学生,从二年级至六年级不等,他既抓共性,也侧重针对性,认真备课,有时到凌晨两三点,有几天不舒服也带病咬牙坚持了下来。他的善心义举,感动了同学,有一人也主动要求加入志愿行列。

据悉,即便是离开了佛山后的熊洞,还一直通过书信、短信等形式和医院的医生们联系。“无论什么节日,他都会发来短信问候我们。”当年参与其手术的医生何明飞说。

2009年12月,本报曾报道过四川凉山16岁右腿残疾的少年熊洞,不甘命运捉弄“爬着”上学。因被南海支教队伍教师发现,通过网上筹资治疗经费赴顺德手术。十年过去了,如今,熊洞的人生不仅重新“站”起来,还找到了新的意义。

“我除了给他们上语文、数学外,我还上音乐。尽管平时上课对他们严厉,要求也高。但不知为什么,孩子们对我格外喜欢。他们会送给我一些他们在课余画的画,或涂写几句话送给我,孩子们懂感恩。每份礼物,我都高兴地接受。”熊洞说。

图为:一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结束消杀工作后摘下护目镜,已是满脸汗珠。王刚 摄

今年暑假,26岁的大学生熊洞回到四川凉山的家乡,在当年就读的村小学,当起了支教“老师”,帮17个孩子上课已月余。

值得关注的是,在医院、爱心企业、热心人士的帮助下,熊洞在2016年返回顺德,在当地一家企业做实习工,帮助家人减轻经济负担。

十年时间,熊洞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曾想过当医生、当老师。今后无论干哪行,都想做个有用的人,力所能及时,多帮助别人。”熊洞说。

已是大一学生的熊洞,7月14日放暑假回家,就到家乡一所小学支教。“就想把孩子们召集起来,给他们上课,跟他们分享外面精彩的世界,让他们感受到我带去的温暖和关怀,也能丰富些基础知识”。

图为:多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在火车餐车内展开消杀作业。王刚 摄

图为:一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在火车卧铺车厢内查看消杀情况。王刚 摄

说起为什么要组织支教,熊洞表示,如去打暑假工,的确可挣些钱,但自己更想做这件有意义的事,今后还会利用暑假或寒假继续支教。

立秋之后,浙江杭州依然高温不断,当地连续多日发布高温橙色预警信号,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杭州客运段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不惧高温,身着密闭的防护服在闷热的火车车厢内进行消杀作业,助力疫情防控。

另外,还有一名医生,连续五年每年资助3000元学杂费,直到他读完中专。后来大学期间,医院获悉他的困难,又资助他5000元学费。

拼多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拼多多平台小众服饰类目出现极大增长,汉服、JK制服、Lolita裙成为逆袭品类Top3。其中,原创汉服销量增长最为迅猛,较2019年同比增长了30倍,18-25岁年轻女孩是平台汉服消费的主力军,三四线城市订单量逐渐与一二线基本持平,汉服正逐渐在各线城市实现兼容和普及。拼多多表示,目前,越来越多的原创汉服商家正在入驻拼多多,不断扩充汉服样式的丰富度。

“我来到这里可不是给球队当吉祥物的,我是要拿成绩的,和球队、教练、俱乐部一起让AC米兰回到本该属于自己的位置,过去六个月球队表现很棒,但是什么也没有赢得,”伊布继续说到,“我身体状态良好,希望早点在圣西罗见到球迷,球队需要你们,加油AC米兰!”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黄子宁 通讯员钟鸣

2010年3月初,熊洞出院回到家乡。看惯他爬行的村人,都觉得难以置信。经过苦练康复,他完全可弃拐站立行走了,“站起来后,我第一时间去看外婆,翻过一座山,走了两小时”熊洞说,九旬的外婆见到他后流泪的一幕让他永生难忘。

图为:一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在火车卧铺车厢内擦拭货架。王刚 摄

范日召表示,“国潮消费力崛起是一种趋势,随着国潮文化的复兴和更多人群的加入和支持,国潮IP的创造力和创新空间会愈加丰富和饱满。作为电商平台,我们将以最大的热情,满足年轻人赶国潮的需求,同时助力国潮文化的传承。”(一橙)

从医院到回归社会,一路来熊洞获得了医院持续关爱。当时熊洞手术时,医院专门为熊洞提供一间病房,还发动医护人员为他捐款8000多元。

时任顺德和平外科医院业务院长张敬良带领专家团队,为熊洞实施了长达12个小时的手术。“手术难度之大,是自己从业20多年来从未遇到的。”张敬良回忆道。

据悉,给熊洞的手术至少要10万元,当时仅筹到40000多元,面临较大缺口,且风险大,不少大医院都有顾虑,加之患者病情时间久,血管神经等各组织挛缩变形严重,这项治疗对显微外科游离皮瓣移植术等的要求相当高。

昔日“爬着”上学的少年

2016年熊洞返回顺德,彼时恢复良好能跳。

祸不单行,熊洞10岁那年冬天,他的爸爸又在干活时遭山体崩塌不幸遇难。16岁才艰难“爬”进校门的他,幸运地遇到了前去凉山支教的,来自广东的义工组织——佛山好友营,支教老师为他的遭遇震惊,决定帮他,好友营发起人伍哥和袁老师等发动力量,募集到40000多元治疗费,带着他踏上了艰难的寻医问诊之路,在遭到多家医院的婉拒之后,辗转来到了顺德,当地一家医院决定收治他。这个穷苦可怜的放羊娃,终于迎来了命运的转机。

如今,“站”起来后的熊洞,用6年时间拼着“啃”完9年课程,2016年考取攀枝花市建工程学校,先后获校园十大“自强之星”“孝心之星”“形象大使”“球赛风尚运动员”征文大赛(市)特等奖、四川省最美“中职生”等殊荣。

熊洞,家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木里藏族自治县白碉苗族自治乡烂房子村。大凉山是大雪山的支脉,海拔两三千米,地势凹凸起伏,交通不便,是贫困落后的山区。

2岁多时,还没学会站立,只能满地爬的熊洞遭遇了一场意外,他的右腿被火烧成了肉团,由于家庭极度贫困,加上村里医疗条件差,没能得到及时治疗,他的大腿和小腿便粘在了一起,无法分开,十多年来只能靠爬着行走。一小段路,别人几分钟,他得近一个小时,手掌经常被沙石磨破出血,苦不堪言。

图为:两位消灭杀小组工作人员在火车卧铺车厢内进行消杀作业。王刚 摄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枫(署名除外)

时隔10年后,熊洞再次讲述这一段往事,仍认为不可思议。现在可以快跑,疾行,干活负重,能挑一百几十斤。熊洞说,因为能够站立行走,尊严也“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