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庆当当二次“擦枪走火”

72天后,当当与创始人李国庆再次因管理权引发闹剧。7月7日,当当称“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20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李国庆等人已被警察带走”。随后李国庆就此回应:“依法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正在接受公安调查。”这是今年双方就公司管理权爆发的第二次公开矛盾,焦点都是离婚案背后的股权风波,20岁的当当一次又一次因负面消息,而非业务、战略登上热搜,实在尴尬。

“抢公章”事件结案不足一个月,李国庆与当当的“战火”重燃。

随后李国庆简要回应进入当当的目的:当当董事长李国庆携董事及代理CEO、政府事务副总、人力资源副总、市场副总、财务法务副总等依法(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公司章程)接管当当并开始办公。希望俞渝配合交接。不过并未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拿到资料的过程,以及具体拿走了哪些资料。

6月15日,也就是抢章事件结案后的第二天,李国庆俞渝离婚案于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二审开庭,俞渝方面在庭审中力证双方感情没破裂。李国庆对外传递的信息是:“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这一系列非常规的操作,每次都能将当当送上微博热搜。

不过类似事件已经让网友见怪不怪,甚至成为社交平台的段子。有网友留言,“这是你们的家事不用通报了,只要客户下单收货不受影响就行了”。另有网友感慨:“问题本质是,当当现有管理团队,这几年业绩做得很烂啊。”

“如果当当想要的是小而美,它做的不错。在大部分电商企业亏损的背景下,当当在盈利。但是这种情况能否持续,不光取决于当当自身的运营和发展策略,还要看综合类大平台攻城略地的决心,总体来看比较被动。”李锦清表示。

根据当当彼时的声明,“李国庆伙同6人,闯入当当网办公区,抢走几十枚公章、财务章,公司已经报警”。

数年来,当当的定位也从垂直电商到综合类平台,再回归初心,在中国互联网甚至缩小到国内电商行业的存在感都越来越弱。多位网友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当就是一家图书类电商平台,卖书没得说”,业内人士则普遍看不出当当在平台化、业务多元化方面的成绩。

由于当当已经退市,李国庆、俞渝以及目前当当管理团队的持股比例并无公开信息可查证。

眼下,许君豪的口腔诊所已复工许久,与他一起忙碌的,还有台湾医生黄信杰。黄信杰说,来四川两年多,当地人的热情、工作环境以及完善的惠台政策,是他“走不掉”的原因。

2003年,许君豪在彩排中意外受伤,开口腔诊所的父亲鼓励他重新考医学院。“决定继续读书的过程很难,难在自己想清楚。”最终,许君豪决定从娱乐圈抽身,参加港澳台联考。2004年,他被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录取。

4月26日,李国庆上门抢当当公章,张贴《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列举了俞渝给公司和其他股东造成的7项损害及影响,并称“李国庆已于2020年4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会,作出决议:公司依法成立董事会。由李国庆、俞渝、潘跃新、张巍、陈立均担任董事。并在当日召开了第一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与总经理”。

“你在这里做事,有人重视你,有人关心你,会让你想要更加努力在这个地方扎根。”许君豪说,父母也曾从台北来成都,参观了诊所后很久不愿离开,一直拍照。“他们觉得我的选择是对的,我也常跟爸妈讲,我并没有离开家乡,其实就是从一个家回到另一个家的感觉。”

不论是抢章还是撬保险柜事件,双方争议的核心都在于当当的股权结构。

许君豪为患者治疗。王鹏 摄

不过,自从当当2016年完成私有化之后,围绕当当的却更多是负面消息,比如2018年重组案夭折、2019年的离婚风波、2020年当当员工确诊新冠肺炎、当当裁员传闻等。

在比达咨询分析师李锦清看来,“网友对当当感到失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当的高起低落”。

李国庆和俞渝对当当股权分配和管理权问题的争议,是双方离婚案的核心。

当当副总裁阚敏之前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信息则是:目前俞渝持有当当52.23%的股份;李国庆持有22.38%;俞渝和李国庆的孩子持股18.65%,由父母各自代持50%;当当的两家合伙公司分别持有3.58%和2.93%的股份。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作)和天津微量企业(有限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就是当当的合伙公司。

为何是成都?许君豪说:“选择一个城市发展,要看这里的发展和规划对你有没有帮助,你又能贡献什么。”在他看来,熟悉的成都作为新一线城市,发展速度快,惠台政策对台湾创业者亦充满鼓舞。

5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如今,许君豪的口腔诊所在成都有良好口碑,也拥有不断扩大的患者群。72岁的陈兰英常来看牙,说起许医生,她的言语间满是赞许,“许医生不仅医术高,也很有耐心,总是笑眯眯的,我们全家都在这里看牙!”

6月13日,李国庆“抢公章”一事结案,朝阳分局的调查结果为李国庆方面没有违法行为。随后,当当网回应表示,已提请行政复议。

由于当当尚未披露2019年的运营数据,按照俞渝2019年3月提供的信息,“2015年当当净利润9200万元,2016年净利润8600万元,2017年净利润3亿元。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两个多月前,当当公司与李国庆上演过类似的戏码,李国庆所言的罢免俞渝就是源自此事件。

按照当当相关人士7月7日上午11时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的信息:李国庆等人已经被警察带走。

“当时没人相信我会成为一名专业的牙医。”回忆往事,许君豪表情凝重。在华西坝的7年里,他“躲了起来”,不谈以前的经历,只想完成学业。2011年,许君豪顺利毕业,继续去德国攻读口腔硕士。2015年,他考取大陆执业医师资格,选择回成都创业。

1999年,李国庆俞渝夫妇创立当当网,并在2010年成功登陆纽交所,当时两人身价合计超过10亿美元。2018年1月,李国庆称收到俞渝“逼宫”信,于同年7月起诉离婚。2019年,李国庆卸任当当CEO,退出法人和总经理职务,俞渝出任董事长兼CEO。

7月7日上午9时许,当当通过官方微博宣布,“李国庆再次诉诸武力,带20多人,清晨强行进入当当,撬开多处保险柜,拿走资料。公司已报警,目前处理当中”。

今年2月初,大陆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因担心自己的患者,在台北过春节的许君豪决定提前回大陆。他从台北飞到首尔,再转机才回到成都。“很多病人治疗还没完成,他们疼痛怎么办?只能在台湾跟他们沟通,我心里不安,回到成都至少能邮寄药品和牙套。”

按照李国庆在《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中信息,当当网股权结构,李国庆与俞渝合计持股91.71%。“李国庆目前实际持股45.855%,公司其他股东天津骞程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企业)均支持李国庆。因此,李国庆目前实际获得53.87%的支持。”

李国庆则向北京商报记者等回应:“正在香河园派出所接受调查。”他还以当当创始人的身份在社交平台表示,“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是我们持有股东会和董事会决议。股东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构,当当章程规定(股东会投票)过半即可免去俞渝董事及总经理职务”。

许君豪与患者沟通交流。王鹏 摄

据了解,根据“川台70条”相关政策,取得台湾地区合法行医资格的台湾医师,可按照相关规定在川申请注册,期限为3年,期满后可重新办理注册手续。四川省卫健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共有163名台湾籍医师在川取得大陆执业医师资格,有6名台湾医师在川开展短期行医。

谈及未来,许君豪表示,他要在医术上更上一层楼,同时也在筹备第二家诊所。“我希望更多台湾年轻朋友,能够把大陆作为一个家,也是一个创业的起点。”(完)

当当与阿里巴巴同年创立,不过当当成为了赴美上市的电商第一股。此外,当当拒绝亚马逊收购、死磕京东、自营服装、私有化……20岁当当的每一次转身,几乎都成为互联网行业的大新闻。

许君豪今年41岁,在许多人印象里,他是那个唱着《青春纪念册》的英俊歌手。从台北到成都,从歌手到牙医,许君豪的人生转向不可谓不大。这位台湾青年在成都求学、创业的故事,是台湾青年在大陆寻求发展的写照,更是多年来两岸交流不断加深的见证。

但创业路上总有曲折。许君豪回忆,一开始患者只是来诊所洗牙,很长时间内患者数量都没增加。总结反思后,他发现问题出在沟通。“比如补牙,成都人的意思是缺了牙要补,我的理解却是补龋齿。”许君豪说,之后他更加接地气,站在成都人的角度想问题,慢慢建立了良好的医患关系。

众所周知的是李国庆和俞渝的创业经历,和双方矛盾激化的过程。